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09 03:33

  浙江在线日,在杭州师范大学西斗门校区的一楼教室里,78岁的沈慧麟在一张《浙江省遗体(组织)捐献志愿书》上签下名字。

  泛黄的结婚证,一直被老人珍藏着,本子上没有一个破角。证书被正面写着“计划生育、勤俭节约”八字标语。证书里面,当年27岁的沈慧麟和25岁的王德琳于1969年9月15日自愿结婚领证。“今年是我们结婚50周年,也就是金婚。很早之前,我们就决定,到金婚的时候,来做这一件事情,感觉更好。”这一辈子,除了最早工作那些年,他俩从来没分开过。

  医者父母心,师者何尝不是,枯叶化泥更护花。沈慧麟说:“我和王老师都是学理科的,我教物理,她教化学,除了要教理论课,还要指导实验课,做实验是需要一定的实验条件的,包括实践设备和器材等。杭师大医学院学生做实验,自然也要有相应的条件和设备,人体是必须的。等我们死了以后,能够将遗体捐献给学校,用于医学教学、研究工作,也算是为杭师大做了点小事,我们觉得很有意义,也很高兴。”

  捐献者,生前人生百态、各不相同,大学教授、货车司机、国企职工、年轻学生……但不同的人生,一样的伟大。医学界将这些遗体捐赠者尊称为“大体老师”。